□記者張渝北京報道
  核心提示44歲的河南信陽人陳立,在有“宇宙中心”之稱的北京五道口“占地為王”——不是別的王,是棗糕王。店門前忠誠的長隊已經存在5年了。他也是五道口的小食品商鋪之“王”——附近成百上千個店面里,能堅持過3年的,一個巴掌就數過來了。
  可現如今,陳立遇上對手了:幾個西安交大畢業的80後,在他隔壁開了家“西少爺肉夾饃”,同樣客如雲來。它是從微信朋友圈的“電網”之上火起來的。傳統VS時尚,棗糕PK肉夾饃,這倆鄰居,手持兩本截然不同的生意經,狹路相逢,充滿戲劇性。到底哪種商業模式才是王道?
  【場景】往日一店獨大,如今“新銳”爭鋒
  今年4月之前,在卜蜂蓮花超市前的廣場上,能五年如一日製造排隊到馬路牙子上的長龍“奇跡”的,也只有他“棗糕王”老陳。可今時不比往日,“西少爺”橫空出世了。
  很多人還記得幾個月前火遍朋友圈的《我為什麼要辭職去賣肉夾饃》,不錯,這是一篇貌似IT男“苦逼”經歷的營銷軟文,不少人欲一睹廬山真面目,從微信世界來到了“西少爺”實體店,一嘗,味道還真不賴!一傳十十傳百,西少爺創造了100天銷售20多萬個肉夾饃的紀錄。
  “五道口這兒,從1992年年底到現在,我都能給你說上它的變遷。”大河報記者向老鄉老陳問起對“西少爺”的想法,老陳眯著眼睛,先追憶了一番過往。
  “‘西少爺’嘛,還得拭目以待,畢竟他開店只有幾個月,按我的觀點,以食品為主的小店面,周期是三年,三年之後,你就基本能活下來了,然後再是兩年一輪迴。”老陳說,在他記憶里,在五道口這地兒,能堅持過三年的食品門麵店,“一個巴掌數得過來”。
  “有人說我們店排隊火不過1個月,可1個月後,我們仍然是供不應求;有人說,我們活不過半年,但我們開了5家門店。現在仍有人說我們活不過一年。”“西少爺”的創始人之一羅高景近日接受大河報記者採訪時笑稱,時間會證明一切。
  【故事】河南老北漂的五道口光輝歲月
  陳立為啥有資格說這話?就憑一個到京26年的老北漂,能在小餐飲店更新換代速度堪比電子產品的五道口,建立起人們對棗糕的忠誠。
  老陳出身信陽農村,高考失利後揣著幾十塊錢登上了赴京的火車。之後,他做過工人、乾過銷售,1992年,他來到了當時還是郊區的五道口,次年開店修理電器。
  老陳的電器生意持續了十年,後來還在這12平方米的小店面里,賣過煙酒、久久鴨脖、炒慄子、煎餅、南瓜糕……
  “我乾什麼火什麼,賣啥都排長隊,如今還有人專門從密雲、懷柔過來找我賣的煎餅。”面對同是河南老鄉的大河報記者,老陳很放鬆,他是個很“鑽”的人,愛琢磨細節,這也是後來賣棗糕能持續紅火的原因之一。
  【聲音】說一千道一萬,做生意還得靠產品
  “要說網絡營銷,我可比他們都要早。”陳立笑呵呵,早在十年前他做電器維修時,他的一手好活,就曾數次登上過清華大學的內部論壇,得益於早期的網絡傳播,他的電器維修店在五道口很是有名。
  在他眼裡,新生鄰居“西少爺肉夾饃”,則是借用了時下最流行的傳播模式,提高了認知度,但能不能做下去“不好說,畢竟周期太短了”,在老陳的五道口生涯中,周遭從蜂蜜大麻花到土掉渣燒餅,從八寶香烤鴨到綠豆餅……都沒火太久。
  他至今都沒把棗糕王的品牌註冊,也沒有任何公司化運作。他日復一日親自進貨、煮棗發酵,然後把半成品發往其他棗糕店。他的運作模式還停留在作坊階段。五道口店是陳立至今唯一的一家自營店面。
  陳立坦言,2009年北京有幾十家棗糕店,但現在沒剩幾家了,原因不是沒有市場,而是東西沒做到位,“不論你吹的哪陣風、用的啥模式,那都是噱頭,做生意,根本還是產品。”
  “西少爺”幾位創業者都是西安交大本科畢業,此前均在互聯網公司工作,是IT人。他們號稱在用一種做產品的思維方式進入傳統行業。
  他們也確實嘗到了甜頭。
  “棗糕王誠懇的精神非常值得我們學習。”羅高景表示,“我們致力於成為一家全球化的餐飲服務提供商,同樣需要這種誠懇的產品精神。互聯網的產品思維就是要把產品的用品體驗做到極致,不放過每一個細節,我們相信極致的產品會帶來口碑,產品即營銷,這才是我們持續火爆的原因。”
  為研發出理想的肉夾饃,“西少爺”們總結出了一套控制肉夾饃質量的流程,比如煮10斤肉的時候要加多少水、放多少調料能保證煮出來的肉味道最好……
  “一個生意的好賴,原因很多,再小的生意和再大的生意,都要符合事物發展的規律。”陳立講究的是平衡,與“西少爺”半年就開四個店的速度相比,老陳沉默地守著自己唯一的店鋪,親力親為。
  “為什麼那些火爆的傳統餐廳都不做O2O?答案很簡單:生產力跟不上。”老陳分析,傳統的餐飲行業嚴重依賴地勢,往往開在人員密集的區域,光門店的生意每天都已經來不及做了,“就我自己的情況,如果兼顧O2O,會造成生產來不及、品質降低、人力成本增加等問題。”他算得很仔細。
  【動態】“西少爺”遭遇“中國合伙人”危機
  就在不少人對“西少爺”拭目以待時,創始人之一宋鑫離開公司。11月13日,宋鑫在知乎上發佈“致孟兵的一封信”聲討孟兵。宋鑫表示,“西少爺”孟兵欠錢不還,當初公司創立發起過眾籌,前後兩次共85萬,到現在一年多了,公司財務報表沒看到過,分紅更是沒有人拿到,就連眾籌人老婆生孩子急需用錢本金都拿不回來,多次聯繫無果。
  14日晚,“西少爺”另外兩位創始人羅高景、袁澤陸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發佈公開信回應宋鑫指責,稱其全文污衊。主要當事人孟兵則以“新品研發”為由,表示不再對該事做進一步的解釋說明。
  而此時的宋鑫,雖然擁有“西少爺”30%的股權,但他現在是“新西少”創始人,已經開到了第三家店。
  有人說,“西少爺”拆伙時間的背後是互聯網思維外衣下邁不過的“錢權坎”。網易財經則分析認為,“西少爺”之所以分家,可能本質的原因不在於股權眾籌上的問題,也不在於投資者的利益保障問題,主要是在於創始人內部的團隊管理和發展方向問題。
  比起長年堅守五道口的棗糕王,年輕的“西少爺”們顯然還有更遠的路要走。  (原標題:棗糕王 PK西少爺,誰是最後的王?)
創作者介紹

羊毛被

mq46mqek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